常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闻柚白谢延舟小说 > 263 齐人之福
    谢延舟黑眸里闪过了一道微光,就算此时只是对着个孩子,他也很认真地问:“你要把这碗面给我吃吗?”

    小惊蛰摇了摇头,奶声奶气:“是我们一起吃呀。”

    谢延舟垂眸瞥了一眼,鼻尖飘散过面汤浓稠的香味,薄唇轻扬,无声嗤笑。

    这碗面跟徐宁桁这人差不多,清汤寡水,看着很清淡,实际吃起来应该也不怎么样,他谢谢他女儿的善良和爱心,但他应该是吃不下去的。

    这是徐宁桁做给他的妻子的面。

    谢延舟看着小惊蛰的眼睛,外人总说他们父女俩并不像,他之前也觉得他们不像,但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后,比如此刻,他就觉得他们的眼睛格外相似,并且还能心灵相通。

    他才抿直唇线,还没说什么,小惊蛰就能猜到他无耻的想法。

    她压低了声音,小小声道:“爸爸,你不想吃吗?”

    谢延舟点头。

    小惊蛰眨巴眨巴眼睛,善解人意地点了点头,了然地叹气:“好吧,你不想吃也可以的,你是不是也不想让我吃呀?”

    谢延舟在小孩面前也没有作为大人的羞耻心,他坦然地承认了。

    “那我也不吃了。”小惊蛰心里闪过了一丝愧疚,她心想,她只是骗骗这个被伤了心的可怜的爸爸,她等会一定会吃完徐粑粑给她煮的面的,不能辜负徐粑粑的一番心意。

    谢延舟黑眸里浮现了浅浅的笑意,胸口暖流涌动。

    她的可爱能治愈他的不开心。

    从前的他也是他自己,但他却总觉得像是另外一个人,固执又有偏见,为了所谓的尊严和自我世界观架构,深深地伤害了他的女儿,他又何其幸运,多年后的试图补救,还能挽回这么可爱的一颗心。

    他扪心自问,如果谢冠辰对他不管不问,不期待他的到来,认为他的存在可有可无,他会因为谢冠辰年老之后的示弱道歉而愿意原谅么?

    当然不会,他比小惊蛰自私无能多了。

    他从小虽然得到为数不多的父母之爱,但他至少在父母身边长大,享受锦衣玉食的生活,而小惊蛰呢?在他不知道她存在的日子里,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乡下努力长大,不敢认妈妈,不知道爸爸是谁,等他知道她是他的女儿后,他还对她冷漠不耐,不认她,逼迫闻柚白,导致她们母女俩远离故土,漂泊在外。

    谢延舟抱着小惊蛰去了阳台,那里有一个小小的摇篮椅子,他把她放了进去。

    小惊蛰笑得很开心,要他轻轻地给她晃着。

    微风吹来,她清脆如莺啼的嗓音也仿佛夹着风中的阳光,她喊一声:“爸爸。”

    谢延舟就不厌其烦地应答一声,他不知道的是,他唇畔也含着难以磨灭的温柔笑意,在和孩子相处的过程中,他慢慢地学会了服软低头。

    他在网络上也关注了几个分享和女儿生活的视频号,他们的女儿可爱是可爱,但大多没有小惊蛰这么乖巧,都有点气人,还容易生气,但一看就是被爱着长大的女儿,他多看了一些视频后,很认可他们说的类似的那句话,他不太记得原话了,只记得大概意思——小公主没有安全感,你以为的乖巧听话懂事,其实是她小心翼翼地讨好,她怕再被伤害或者抛弃。

    他和小惊蛰的关系发生质变的时候,就是闻柚白受重伤躺在病床昏迷的那段时间,那时候小惊蛰别无依靠,她唯一能抓住的人就是他这个父亲,所以,她总是会无意识地讨好他,想他开心。

    但他是她的爸爸,他们的关系不该是这样。

    他希望,或许有一天,小惊蛰会像那些视频里的女儿一样,会给他涂指甲油,给他化妆,把他当作洋娃娃来养着,会对他任性地发脾气和撒娇。

    但他此刻慈父心里作祟,完全忘记了小惊蛰的性格。

    她到了要把自己当小大人的年纪了,她要是知道谢延舟的想法,只会傲娇冷哼:“我才不这么幼稚呢,那是三岁小盆友才会做的事情呀。”

    *

    闻柚白还没把面吃完,她的康复师就来了,她后腰的脊椎还需要治疗。

    徐宁桁看了眼康复师,后面还跟着两个助理,他心里无声地叹气,至少现在的谢延舟对她挺上心的,但愿失而复得能让谢延舟学会爱和珍惜。

    徐宁桁也不是不看好谢延舟,但他也不得不提醒闻柚白:“柚柚,谢延舟他是天生的资本家,一切皆为利,自私又贪婪,心思颇深,又难以揣测,他现在想要重新追回你,他在你身上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天下没有资本家的免费午餐,他一定想从你这边获得更多的利益。”他语气微顿,发自真心地补充道,“柚柚,你要对他有所保留。”

    闻柚白唇畔笑意浅浅:“我会的。”

    人不会踏入同样的两条河流,她怎么用无止尽地在谢延舟身上摔倒?

    但她现在被他困在这里,离不开,也无法离开,她也不想说什么狠话,狠话说再多都不如直接做点狠事。

    徐宁桁等闻柚白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完字后,就离开了。

    闻柚白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车子远去,莫名有一股失落的怅然感,那种从心里涌上来的失落几乎吞噬了她的情绪。

    她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也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走了,康复师在等你。”谢延舟低沉的嗓音从她身后传来,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他垂在身侧的手指狠狠地攥着,青筋毕露。

    闻柚白又沉默地站了会,她胸口沉沉起伏,还是觉得莫名止不住的难过,没有眼泪,但是悲伤。

    谢延舟从她身后搂抱住了她,他的薄唇碰了碰她的耳垂。

    “就这么舍不得么?”

    她觉得他有些烦人,便低声道:“是啊,我就在想,我怎么就不能享齐人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