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闻柚白谢延舟小说 > 267 借腹
    “你就不怕你女儿以后长大了也学你做个捞女吗?你学你妈妈,以后你女儿再学你。”夏云初是气急了,才说出这样的话。

    尾音落下之后,她自己也吓了一跳,她不愿意看到自己如此刻薄的模样,更何况,小惊蛰也算是她的孙女,跟她有血缘关系,她居然用这么恶毒的词汇来说自己的孙女。

    她一瞬间浮现上来的愧疚心在她听到谢延舟的声音时,就消失了。

    谢延舟嗓音阴沉:“妈,谁给你她的联系方式的?我说过,别再私下联系她,我和她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

    “不需要我管?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现在是要闹得所有人都看我们笑话!”

    “看我笑话还是看你笑话?”谢延舟淡声反问。

    夏云初气得颤抖,胸口的闷气直冲天灵盖,她说不出话来,的确是她的笑话,那些贵妇肯定要笑话她,娶了个二手媳妇,而且……

    她深呼吸:“谢延舟,你跟我说实话,闻柚白是不是因为不能生,才被徐家退货的?之前徐夫人跟她关系那么亲近,比亲母女还亲近,现在却突然离婚了,她要是之前伤了身子,就算你想跟她在一起,那我们家没有男丁,谁来继承谢家?”

    谢延舟似乎有些不耐烦了,眉头拧着,声音淡漠:“你和我爸可以试试能不能再生,说不定还来得及再培养一个新的继承人,去继承谢家。”

    “什么?你现在话说得这么满,你不管谢家了?”

    他没否认,也没肯定,只是淡声道:“我的财产会由我女儿继承,还有,徐宁桁离婚的原因是他软弱无能,只能靠着祖辈荫庇。”

    他最后才扔了一个大炸弹,沉入寂静的深海中,卷起惊涛骇浪。

    “妈妈,是我不能再生了,我本来就不喜欢孩子,一个就够了。”

    “什么?”夏云初嘴唇颤动了几下,她耳畔轰鸣,以为是自己的幻听,她的儿子在说什么?不能生?这几个字眼怎么可能跟他扯得上关系?

    她记得谢延舟每年都会体检,又热爱运动,身体素质向来还行,从没听说过有什么隐疾,虽然他这么多年除了小惊蛰外,也没闹出过“人命”,但是他怎么可能会不能生育呢?

    谢延舟怕她听不清,又淡漠地重复了遍:“我不能再生了,我就小惊蛰一个女儿,她很聪明,女儿一样可以当继承人培养。”

    “这不一样,女儿结婚了就是别人家的,你要让她带着我们谢家全部家当嫁给别人吗?”夏云初的声音在电话里格外尖锐,“你是不是在赌气?故意骗我。”

    谢延舟:“没必要。”

    夏云初的心渐渐凉了,这事关男人尊严,谢延舟也不是什么幽默的性子,怎么可能随意在这方面撒谎。

    她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几乎要蹦出嗓子眼。

    “延舟,哪个医院查出来的,是什么毛病,之前车祸引起的吗?”夏云初声音带着控制不住的颤抖。

    “我结扎了。”

    夏云初觉得眼前一片白光,天灵盖几乎被刀捅破,差点晕了过去。

    结扎?

    她从来没听说过男人去结扎,谁会去结扎,去伤害自己的身体,何况,他连个儿子都还没有。

    是因为闻柚白吧,除了闻柚白她想不出别的原因了,她的儿子在别的事情上都很识大体,非常优秀冷静,一遇到闻柚白,就总是闹出丑事,不知道闻柚白给他下了什么蛊。

    “闻柚白在你旁边对吧?你让她听电话!!”夏云初声音尖利,“闻柚白!你不能生了,也要害延舟吗?你这个女人怎么心思就这么歹毒?借腹上位,不知廉耻,心机深,那还是个女儿,有什么用?”

    闻柚白能感觉到夏云初的愤怒,她只觉得可笑,平时夏云初也不至于这样,她虽然不喜欢小惊蛰,但也从没对小惊蛰出手,她算是这个圈子里手段比较干净的贵妇了,因为她心地还算“善良”,顶多就是嘴巴上说两句,换成其他家庭里的富太太,或许小惊蛰早就被接回谢家,饱受折磨了。

    但闻柚白还是控制不住她的怒意,夏云初骂她倒没什么,就是不该辱骂小惊蛰,小惊蛰何其无辜善良。

    “借腹上位?”她讥讽地勾了勾唇,“谢延舟是被我设计强了吗?还是我迷晕了他,强行偷了他的精?他年龄比我大,身份地位比我高,见多识广,女人无数,我还能强迫他跟我生孩子吗?你要是真的这么觉得,建议你去报警,看看警察会不会以强制猥亵罪立案。”

    夏云初气笑:“你没偷偷生孩子?”

    “谢延舟没偷偷爽?女人有绝对的生育权,没有谢延舟爽那一下的配合,我会有小惊蛰么?谢太太,还是你觉得你儿子是全世界最后一个处?他不用跟我接触就能生下小惊蛰?”

    “牙尖嘴利,厚颜无耻。”夏云初根本吵不过闻柚白,她也没想过闻柚白说话这么直白,“你真的没教养,果然是乡下养大的孽种,跟你妈一样丢人现眼,满嘴粗鄙的词语!”

    “嗯,你儿子可以做这些事,他不丢人不粗鄙,我说了就是粗鄙。”

    闻柚白神色冷淡,她忍了太久了,以前除了隐忍,就是默默哭泣,反正都逃不开了,不如随心所欲地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谢延舟抿直了唇线,低眸看着怀中的她,没有阻止她。

    夏云初在电话里怒斥:“对,你算什么借腹上位,你不争气得连个儿子都没生出来……”这话实在太难听了。

    但也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现实。

    哪个豪门不是打着多子多福的名义拼生儿子呢?因为他们这些豪门是真的有“皇位”需要继承。

    “别怪我说话难听,女人嫁人了就是别人家的了,我嫁给谢冠辰,就是谢家的人,你看我敢去碰夏家的东西么?如果我带着夏家的东西来谢家,我才是没良心的。”

    这是两代人新旧观念的碰撞,闻柚白并不觉得,女人结婚就是属于夫家。

    她还没说什么,就听到谢延舟哑声说:“妈妈,这些并不重要,而且,或许儿子结婚了,也是别人家的了。”

    夏云初讥笑了下,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