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读小说 > 穿越小说 > 封疆小吏 > 第1章 第一章山有风雨路有贼
    寒风渐冷,在一个秋风萧瑟的清晨,大概早上五点钟。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远处十八里铺的酒肆灯还在亮着。一片秋日原有的宁静布罩着这个小城镇。</p>

    而在这个小镇的西北角,一家小院里热闹非凡越发显得于小镇格格不入了。</p>

    “爹,爹 稳婆请来了嘛?”陈尚文对着院门外的矮胖老者喊道。</p>

    这个矮胖老者是陈尚文的父亲也是陈家侧房的现任家主,陈向南从小习武膀大腰圆,只是身材短小,显得矮胖像个土行孙一样。家里还有陈南天的原配妻子谢氏,陈向南与谢氏共有三子,老大陈尚武,老三陈尚文,老四陈尚才。至于老二是谢向南走镖的时候在路边捡的弃婴,长大后一直跟着谢向南走南闯北。现在四人都娶了亲,老大陈尚武取得同镇的刘氏女刘翠娥,两人有有一儿子陈文俊,今年五岁。老二陈尚斌娶的同为走镖的常氏叫常婉,有一个女儿叫云香今年三岁。老三陈尚文结婚两年了,妻子张秀清是同窗好友张伯阳的胞妹,已经怀胎十月,当产之日。四子陈尚才新婚不久,妻子同镇谢氏,谢秋莲。一家人住在一个院子里,陈向南和谢氏住在主间,老大老四住在东厢房,老二老三住在西厢房。院子里有些武器架,上面摆满了刀枪,一家人住着还算宽裕。</p>

    陈家是这三十里铺有名的人家,出名不是因为一件是什么大富大贵身份显赫之类。主要是一家经营着镖局的营生,周围的亲戚乡里不忙时也都靠着陈家出镖挣点家当,慢慢的住宅就围在陈家边上来了,陈家每次出镖都会挂着旗帜从这方圆几十里的地方走过一趟,帮南北商户押运货物,顺道替人带带家书。所以说这方圆几十里都能有人认出他来。</p>

    “怎么还没来,不是让人派马车去请了嘛?”陈向南对着身边的随从说道。</p>

    “刚刚打前站的兄弟回来说了现在已经在镇门口了,应该就快要到了”随从着急的看着来路方向说着。</p>

    “当家的,当家的,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来、”</p>

    这时一位老妇人的声音从东侧厢房的门帘后面传出来。紧跟着出来一位老妇人,说是老妇人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只是常年劳作显得身子骨看着不那么硬朗了。</p>

    出来的这位正是陈向南的原配妻子谢氏。</p>

    “阿娘,阿娘,里面什么情况?”陈尚文对着母亲问道。</p>

    “秀呀,她在里面咬着嘴,也不喊痛也不挣扎,使劲满头大汗也不见有动静。边上镇上的稳婆从未见过这种情况,也是束手无策呀!”谢氏看着焦急的儿子说道。</p>

    “那怎么办呀?”</p>

    只听陈尚文话音刚落门口陈向南领着一位白发老妪走了进来。</p>

    “快让让,快让让,没事都站门口干嘛?快让仙姑进去”</p>

    众人散开陈向南领着仙姑向东侧厢房走去,到门口陈向南停住脚步,谢氏带着神婆进了侧厢房。</p>

    “爹,这神婆能保的了秀儿嘛?”</p>

    陈尚文话音刚落,陈向南大巴掌已经落在了他的脑袋上。</p>

    “叫仙姑,不得对仙姑不敬。仙姑乃是我们这方圆百里几十里有名的送子观音。不管是什么情况仙姑都能逢凶化吉。仙姑在我们十八里铺和三十里铺中间的白马寺庵里修行,轻易不出门。小妇人只要去庵里求得一卦,定能怀上。仙姑亲自接生的定能生出儿子,母子平安。你老爹我可是花了我半个身家,才请来的仙姑,你丫兔崽子,别乱说话。”陈向南搓着手喋喋不休的跟儿子讲着,他自己心里也没有普。</p>

    陈尚文不知道听没听的进去,紧张的向房间里看着。</p>

    这是徐氏抱着一个襁褓从帘子里走了出来</p>

    陈向南和陈尚文看着抱着襁褓出来的谢氏突然安静了下来,这时大家觉得气氛有些不对,突然都不说话了,这出奇的宁静,让这个小镇又回到了秋日的寂静。</p>

    这时谢氏看着儿子。陈尚文被母亲看着越发的心慌,转头看向陈向南,像是问“你刚刚说的送子观音都是真的嘛?”</p>

    陈向南也是一愣然后看向徐氏,颤巍巍的问道:</p>

    “怎么回事,你怎么把棉褓拿出来了?”</p>

    徐氏看着自己的丈夫目光有些呆滞木木的回到:</p>

    “仙姑说了,生个男孩。白白胖胖的真可爱。只是。。。。”</p>

    还没等谢氏说完一阵萧瑟的晨风吹过所以在院子的人同时紧了下身上的衣服,此时的天空更加沉寂了。</p>

    “只是。。。。只是。。。”谢氏想努力补全自己的话,可是不知道到怎么说,他无法形容,她活了这么大岁数。至今也没听说过此等的离奇怪异的事。</p>

    院子里的人听到谢氏的声音都转过头来直直的看着她。这样谢氏更加紧张,突然脑袋一片空白,讷讷的站着不知道说什么了。</p>

    此时,天空一缕阳光穿破云雾照在东厢房的屋顶,抬头看去闪烁着斑斓的光芒,中夹着一束紫色的光照在屋顶显得越发妖异。</p>

    仙姑缓缓从屋内缓缓走出来,吸引了众人的眼睛。</p>

    “咳咳,恭喜陈当家的喜得麟子,此子以沉瞑入凡尘,此后定当不凡。此一事不足为奇,我佛有经文记载,此乃万年不出·~~~”</p>

    话还没有讲完,外面突然有马蹄声踏踏的传进来,马蹄声刚来,一系列勒马,下马,砰的一声门就让人从外面踹开了。</p>

    刚才大家都着急屋里的事门外也没人看门,都在院子里站着,突然一群人闯了进来,正好把所有人围在院子里,堵住了大门。</p>

    院里一众镖师看着有人闯进来,职业习惯的拔起院内武器架上的刀枪,顶了上去,来人一看也纷纷拔出刀剑,双方对峙了起来。</p>

    突发这种情况陈向南也蒙了,但是常年走镖他应对突发状况的经验也非常老道,他快步走向队伍前方,顺手接来随从递来的大刀,眼光扫视进来的这群人,有二十多人,突然心里咯噔一下,想来院子里人手加上妇人孩子最多也就十五六,真正能打的也就五六个镖师,老大,老三,老三媳妇都去南边出镖了,附近的人也都带走不少。一时间很难有人过来救援。</p>

    这时陈向南突然在人群中发现一个人,一个打了很多次交道的人,十八里铺镇外山上的一小股山匪,这股山匪有四五十人,领头的是个狠人叫谢霸山,平常靠打劫过路商客,和这方圆七八个镇上的人为生,官府现在动荡不堪,也没有精力剿匪,谢霸山就大胆的收集了一群地痞无赖在镇上作威作福。看这样子一大半的人今天都聚集在此了。</p>

    陈向南和谢霸山算是老相识了,必定生意有交汇的地方,陈向南保,谢霸山劫。两人也交过几回手,各有输赢。总的来说陈向南的胜率大一点,镖师加青壮有百十来号人呢!</p>

    但是今天,大清晨,镖师和附近青壮也都陪老大出镖了,大喜之日放松了警惕,被堵在家里,陈向南想着看来今天凶多吉少了。</p>

    陈向南提刀大步向前:“谢霸山,你今天是什么意思?”</p>

    谢霸山走到队伍前面,我们看到谢霸山五大三粗,黝黑的面庞上没有刀疤,颠覆了我们对土匪的认知:“陈向南,我今天来不是来找你的,我有急事要带她走。”</p>

    说着伸手指了,抱着襁褓的谢氏的方向,手指的位置正好是襁褓的位置。</p>

    “谢霸山,今天是我孙子出生之日,你要是来喝杯酒水,我欢迎。但是你想要我孙子万万不可能。”</p>

    一句话把谢霸山说蒙了:“陈老狗,我要你孙子干嘛?老子婆娘也要生了,老子要的是何仙姑”</p>

    此时大家都在向大门处看仙姑的位子正好在谢氏后面,难免有些误会。</p>

    何仙姑也是一愣,然后低下头沉思起来,嘴里用没有人听到的声音说到:“天启东行,国将不宁。琳琅三子,~”话说一半仙姑突然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天,阳光还没有完全照射大地。</p>

    “断不可能,仙姑是我请来的贵客,怎么让你带走,如果让你带走,我陈向南怎么在此立足?”</p>

    “陈向南,我给你说了,我婆娘要生了,我只是带何仙姑去帮我婆娘接生,没有伤害她的意思。而且,以你现在这些人,你以为你能当得住我嘛?”</p>

    何仙姑刚想走出来说话,就被陈向南打断了。</p>

    “仙姑莫怕,我陈向南就算拼了老命也会保住你的!”说着陈向南提刀就向谢霸山砍去,在这种情况也只能拼一下,只要控制住谢霸山,说不定有转机,陈向南想着。</p>

    但是,陈向南刚出手就被谢霸山身边的两个人挡了去路,战斗立刻就打响了,双方乱做一团,这边谢霸山和两个手下和陈向南打着,突然又一人加入战斗,瞬间陈向南就招架不住了,不得不说人多就是力量大呀!</p>

    看着陈向南招架不住,谢霸山瞬间脱离战斗向着人群后方的谢氏疾步跑去,谢氏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手里空了。</p>

    谢霸山抢到襁褓大喊一声:“都助手,谢南天,你孙子现在在我手上,我没有时间在这给你耗,识相的就赶快让我带何仙姑走”</p>

    何仙姑第一个反应过来,看着谢霸山举着的襁褓,一阵心疼呀!</p>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陈尚文,他大步跑过来,他虽是书生也有一把子力气,刚刚也在混战中,没想到一转眼刚出生的儿子就被抓了。</p>

    “莫要伤害我儿子”</p>

    举着的布包突然开了一个角,谢霸山把刀插在地上,把孩子抱在胸前,看着襁褓里的孩子。这孩子刚刚那么大动静都没惊动他?是不是死了,想着突然头上汗珠凝聚,不会是死了吧!</p>

    要是死了陈向南一定会拼命的,虽然不怕他,但毕竟他有百十号镖师,难免要忌惮。何况现在还有急事,不知道现在山上乱成什么样子了。</p>

    想着他解开布包裹,看到里面的小人,提起双脚,啪啪就对屁股上打了两巴掌,虽然没有用力,但对刚刚出生的孩子来说,那就如山岳袭来呀!</p>

    只听“哇”的一声,哭声在院子了响了起来!谢霸山心里一口气慢慢放下来了,他扫视对面的众人发现也大出一口气,像是压在心上的大石头终于搬开了。谢南天也疑惑起来。</p>

    此时,从西厢房出来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子,一把跪在谢霸天脚下。</p>

    出来的是陈尚文的妻子张秀清,她刚刚听到外面有响动,便穿好衣服撑着身子来到门前,正好看见自己儿子被打的一幕,心急之下一下扑到谢霸山的脚下。</p>

    “好了,好了,既然是他夫人产子,老身就随他去一趟吧!”何仙姑看着情况,便出来说道。</p>

    “仙姑,万万不可,您不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陈向南觉得何仙姑是为了给自己解围才再这样说的,便说道:</p>

    “无妨,老身行走数载,有什么龙潭虎穴没去过”说着就向门外走去。</p>

    陈霸山看着何仙姑出来,连忙吩咐小弟搀扶,“仙姑我已备好马车,请仙姑上车。”这时谢霸天也客气起来,顺手把哭的哇哇叫的孩子交到张秀清的手里。</p>

    张秀清连忙用棉褓裹着孩子,抱在怀里,怕被别人抢走似的。</p>

    陈向南看着何仙姑上了马车,便对着谢霸山喊道:“谢霸山,如果仙姑在你那里掉了一根汗毛,我陈向南绝对不会放过你的。”</p>

    “陈向南不要说大话,我请仙姑回去定会好好招待的”说完一群人扬长而去。</p>

    陈向南回身看看身后的人,索性今天没有出人命,便对众人说道:“受伤的都快去包扎一下,等下叫几桌上好的席面,与大家一同庆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