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读小说 > 穿越小说 > 封疆小吏 > 第2章 第二章天启东行琳琅三子
    举着的布包突然开了一个角,谢霸山把刀插在地上,把孩子抱在胸前,看着襁褓里的孩子。这孩子刚刚那么大动静都没惊动他?是不是死了,想着突然头上汗珠凝聚,不会是死了吧!</p>

    要是死了陈向南一定会拼命的,虽然不怕他,但毕竟他有百十号镖师,难免要忌惮。何况现在还有急事,不知道现在山上乱成什么样子了。</p>

    想着他解开布包裹,看到里面的小人,提起双脚,啪啪就对屁股上打了两巴掌,虽然没有用力,但对刚刚出生的孩子来说,那就如山岳袭来呀!</p>

    只听“哇”的一声,哭声在院子了响了起来!谢霸山心里一口气慢慢放下来了,他扫视对面的众人发现也大出一口气,像是压在心上的大石头终于搬开了。谢南天也疑惑起来。</p>

    此时,从西厢房出来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子,一把跪在谢霸天脚下。</p>

    出来的是陈尚文的妻子张秀清,她刚刚听到外面有响动,便穿好衣服撑着身子来到门前,正好看见自己儿子被打的一幕,心急之下一下扑到谢霸山的脚下。</p>

    “好了,好了,既然是他夫人产子,老身就随他去一趟吧!”何仙姑看着情况,便出来说道。</p>

    “仙姑,万万不可,您不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陈向南觉得何仙姑是为了给自己解围才再这样说的,便说道:</p>

    “无妨,老身行走数载,有什么龙潭虎穴没去过”说着就向门外走去。</p>

    陈霸山看着何仙姑出来,连忙吩咐小弟搀扶,“仙姑我已备好马车,请仙姑上车。”这时谢霸天也客气起来,顺手把哭的哇哇叫的孩子交到张秀清的手里。</p>

    张秀清连忙用棉褓裹着孩子,抱在怀里,怕被别人抢走似的。</p>

    陈向南看着何仙姑上了马车,便对着谢霸山喊道:“谢霸山,如果仙姑在你那里掉了一根汗毛,我陈向南绝对不会放过你的。”</p>

    “陈向南不要说大话,我请仙姑回去定会好好招待的”说完一群人扬长而去。</p>

    陈向南回身看看身后的人,索性今天没有出人命,便对众人说道:“受伤的都快去包扎一下,等下叫几桌上好的席面,与大家一同庆祝一下。”</p>

    清晨北方的薄雾笼罩山间,一件清幽的寺院内,主持方丈从房间走出。</p>

    抬眼看了看天空,突然发现天空中有两颗火球以非常快的速度从天空自西向东飞掠,和尚突然眼睛瞪大。喃喃道:“天启东行,双星并位。哈哈哈,天助我也,我要赶快告诉王爷。”</p>

    话刚说完正疾步要走。突然,像是中了定身术一样,眼睛死死盯着天空中的两团火球。</p>

    “不是,三星曜日。”</p>

    此时他眼睛看着火球的前方,在两团火球的前方原来还有一簇火焰,只是这个火团并不像后面两个那么明亮。火焰也只剩尾部的一点点,似乎马上就要熄灭了一样。</p>

    这和尚又喃喃道:“看来不行了,未生先亡。是龙兴之地,看来天下要大变了”</p>

    突然在在前面要马上熄灭的火球突然喷发出大量火焰,伴着紫色光芒,后面跟随的两颗火球也被包裹其中。瞬间就消失在天空之中。</p>

    “奇怪,奇怪,这命理,老衲闻所未闻。今日当首见。”说着向藏书阁走去。</p>

    此时,十八里铺陈家,经历刚刚的事故。大家心情难免有些郁结,但是今天大喜的日子里,都忙着手上的活计,一时间也没有悲伤的气氛。院子里忙的热火朝天,杀猪的,烧火的,洗菜的,擦桌子的,挂彩绳的,热闹非凡。虽说陈家不是什么大富之家,但这么多年积累的财富起码在十八里铺也算是小富裕了。</p>

    等谢氏搀扶着张氏向侧房卧室走去,这是陈尚文才跟着自己老爹陈向南走进堂屋。</p>

    “爹,那个谢霸山,会不会对仙姑怎么样呀?”</p>

    “应该不会,谢霸山这个人,虽然赖皮,还没到阴毒的地步。何况他现在有求于仙姑,应该不会有事。”</p>

    “可是,他妻子也是难产,万一 ,万一他一气之下杀人泄愤。”</p>

    陈向南思考一会便说道:“你去叫个人到,他山寨前去探探消息,有什么事回来禀报。还有,派人把请柬也都发出去,今日设宴,邀请亲朋好友都来聚聚。”</p>

    喜宴一直持续到天黑还没有散。虽然秋天的夜还是比较冷的,但是难得吃一回酒肉,搭起篝火大家都扛着寒风在院里又持续了一个时辰才结束。街坊邻里都送回家,安排好醉酒的住在旁边镖院的厢房里后。陈向南叫来今天去打探消息的徒弟问道:“今天打探的怎么样了?”</p>

    “师傅,今天上午巳时何仙姑就已经从山寨下来了,走的时候也是被人架着马车送回去的。我在远方看着,何仙姑走的时候,好像还是很开心的样子。”</p>

    陈向南点点头道:“看的陈霸山也生个儿子,那就没事了,你先回去吧!”</p>

    转头又对陈尚文说:“看了陈霸山的儿子和你儿子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同时生人呀!”</p>

    “真不知道是福是祸呢?父亲,孩子现在还没取名字,不如由父亲取个名字吧!”</p>

    陈向南也笑着说道:“名字先等等吧,先取个乳名叫着。今年是己亥年,乙亥月。双猪!就叫小猪吧!”</p>

    陈尚文看着父亲:“叫小猪,这好吗?”他也没想到父亲起名字那么随便呀!</p>

    “有什么不好的,贱名好养活,别看你是读书人,你小名还叫~”</p>

    陈尚文还没等父亲说完便告退灰溜溜的出去了。自此刚出生的孩子有了他的名字:小猪!</p>

    而此时的北方一寺庙藏书阁的房间了,今年刚到六十的主持方丈,在昏暗的油灯下翻着从书架上拿下来的书。虽年事已高,到此时此刻你能在他的眼睛里看到闪闪发亮的精光。像是饥饿了许久的人看到了满桌的美食,像是衣衫褴褛的乞丐看到了满山的金子。慢慢的双手也开始抖了起来。</p>

    旁边站着服侍的小和尚看到这身上莫名的有股凉意,颤声问道:</p>

    “师傅,您已经在这里坐一天了,从早到晚一口斋饭也没有吃,您身体怎么能受的了?您的斋饭我让厨房帮您热着,您吃过斋饭再看吧!要不您告诉徒弟要找什么,我帮您找吧?徒弟在寺里几年,学了几个字的。”</p>

    主持方丈听到呼喊,慢慢稳住发抖的双手。</p>

    “无妨,你去厨房准备斋饭吧!我这便出去了。”</p>

    “是,师傅。”</p>

    小和尚毕恭毕敬的倒退走到门边,转身推门出去了。</p>

    等小和尚出门去,老方丈才慢慢的揉揉已经发麻的双腿,扶着书架站了起来。看着手里的书神秘的笑了笑:</p>

    “天启东行,国将不宁。琳琅三,子代天而行。”</p>

    说着就把手上的书沿着缝线撕下几页,放在油灯上点燃了,等完全烧净了,用脚把烧完的灰也都辗干净才把手上的书丢到地上的书堆里,转身提灯走出藏书阁。</p>

    于此同时,十八里铺的土匪山寨里。</p>

    今天山寨里也举办了非常丰盛的酒席,山寨里也换上从没用过的红色灯笼,树上也系上红色丝带。在外面空地上点上篝火,大家摆开桌,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就连平常巡逻不让喝酒的规矩今天也打破了,允许今晚守夜的兄弟可以喝一碗。</p>

    这是坐在谢霸山下手的一个壮实的黑脸汉子站了起来。</p>

    “来来来,大家听我说阿,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今天老大生了两个孩子,一个男娃一个女娃,这是吉兆。少爷小姐,一定能保佑我们山寨,我们一定能成就一番霸业。来,我们一起敬大哥一碗。”</p>

    说着举起一碗酒来,其他人也都跟着站起来,举起酒碗大声喊道:“恭喜大哥,喜得贵子。恭喜大哥,喜得千金。”</p>

    瞬间广场上吵杂生四起,刚刚带头起来的黑脸汉子瞬间脸上发烫,红的像烧熟的螃蟹,不过他脸黑,大家都没看见!</p>

    这时谢霸山站了起来,挥手打断了底下的吵闹声。</p>

    看着黑脸壮汉说道:“老三,你没读过书,你争这个 干嘛?让老二说。”</p>

    黑脸汉子嘿嘿的笑着脸上一脸的难为情,“嘿嘿,大哥,俺不是替你高兴嘛!”</p>

    这时站在谢霸山旁边的一个瘦削的汉子拍着黑脸汉子的肩膀到:“我告诉你这个叫双喜临门,你以后要记住了。”</p>

    黑脸汉子嘿嘿一笑“二哥,俺记住了。”转身对着谢霸山说道“恭喜大哥双喜临门”</p>

    下面一众人也大声喊道,“恭喜大哥双喜临门”。</p>

    这顿喜宴一直喝到天将要明,大家才陆陆续续的回屋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