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读小说 > 穿越小说 > 封疆小吏 > 第5章 第五章初来多舛命
    此时陈家还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中,陈向南的脸上也越发的油亮了。谢氏也是整天抱着孙子不舍得撒手。</p>

    这天晴空万里,因为张氏刚产子一直在房间里没有出门。谢氏和其他两个儿媳也都陪着张氏在房间里做着针线活聊着天,孩子在床上躺着。张氏看着陈没是睡着了,就把他放在床上。盖上被子,就去纳鞋底了。</p>

    对走镖来说最费的就是鞋底了。每趟镖下来至少要两双鞋子,中途难免有什么意外发生,所以也都会多备用几双鞋子。</p>

    所以,走镖的镖师家里,姑娘,媳妇没事都会在家做鞋子。走镖对鞋子要求很高,不仅不能磨脚,也要耐穿,更要轻便。</p>

    陈家对做鞋子也有他独特的一门手艺。古代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那可比现代人强多了。以至于后来,大多的技术,文化都没流传下来。</p>

    谢氏婆媳在屋里做着鞋子。</p>

    院子里,陈向南的常随陈大牛急急忙忙的找到在阳光下晒暖的陈向南。老爷,大少爷一行人回来了 ,大少爷听说了三少爷得了儿子也很高兴,送完货就急急忙忙的赶回来了,还有二三十里路程,已经遣人回来报信了。</p>

    陈向南一把起身,拍拍身上皱了的衣服。走出去吩咐人,准备好迎接的事宜。</p>

    约莫过了四刻钟,从镇口进来一队人马。陈向南站在镖局的大门口,看着领头回来的大儿子和二儿子,满脸的欣慰。队伍进了门前开始放鞭炮迎接。</p>

    “爹,我们回来了”陈尚武领着陈尚斌走到,陈向南面前说道。</p>

    “回来好,回来好。我们进去说。、</p>

    待到大伙在客厅坐定,便开始了业务汇报工作。这也是每次走镖的规矩,也是这次行镖的利益分配。陈向南便对大儿子说道:“老大,这次的一路的情况怎么样了?”</p>

    “爹,这次去汉阳府护送王员外的家眷财帛返乡,一路上有二十个兄弟跟着,也没有意外发生,这次的酬金也都拿回来了,由爹爹来分下吧。”</p>

    “还有就是,爹,这次我们到了汉阳府之后发现,汉阳这几年也不行了,没有以往那么多的脚夫,平常的脚商也少了许多,这几年粮食也都不景气,看来我们的生意也难做了。”</p>

    “是呀,凤阳府这些天来也萧条了许多,往来的商队也少了许多。咱们颍川卫也是没有多少人经过了。”</p>

    “这眼看近了年关,应该有往来的行商才对,今年也很少见。不过,今年流民来探亲的比去年的要早来了不少时间,看来汝宁府今年收成也不好呀!”</p>

    “我们也要提前做好准备,流民入境容易生事,以后出镖要多加小心了。”</p>

    “好了,大家都那么久没回来了。都回家看看去吧。”</p>

    这时老大才对着老三陈尚文说道“老三,大哥听说弟妹生了,便在汉阳府给小侄子带了礼物,我们一起去看看小侄子吧。”</p>

    “三弟,我们也给小侄子带了礼物,我们一起去。”说着老二夫妇也转身去取礼物跟着要去看看。</p>

    大伙听到了陈家老大的话,也都向陈尚文表示恭喜,礼物肯定等下也会送来。</p>

    离开客厅,大家跟在陈向南的后面也都回到了镖局旁边的陈宅,为什么跟着陈向南?因为陈向南也想过去看看自己的小孙子。</p>

    陈家父子分配好工作,带好礼物向陈宅走去。</p>

    还没走进大门便能听到急促的哭声和院里乱糟糟的脚步,陈向南迈步刚进去,,急匆匆的谢氏便迎了上来,“当家的,小猪,小猪。”</p>

    事情紧急一时间谢氏紧张的话也说不出来了。</p>

    “你别着急慢点说。”陈家老爹看着妻子紧张的说不好话也着急,压下心中的焦虑说道。</p>

    这是卷帘后,张氏带抱着刚出生的孩子小猪也急匆匆的走了出来,张氏初为人母一点经验没有,看着孩子这样,听的婆婆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一着急便带着孩子走到了外厅。</p>

    “爹爹,小猪,醒不来了。”</p>

    听到此话大家都是心头一紧,这年头刚出生的小孩死亡率实在是太高了,那些上了年纪的心里承受还好。可是,陈老三可没有那么大的定力,初为人父,还没享受几天快了,就传来这样的噩耗,眼睛一黑差点一头就栽了过去,幸好后面的老二抓住才缓的一下站稳脚步。</p>

    看的事情好像往最坏的地方去想了。这时候,大嫂站出来解释道:“不是,还没到那个地步,阿娘和弟妹是关心着乱。小猪只是想前几天那样昏睡不醒,怎么叫也没反应。都叫了半个时辰了,这才匆匆忙忙的。阿爹,先请个郎中来看看吧!”</p>

    大嫂生过一子,对这些紧急的事情。处理还是比较理性的。</p>

    “那还不赶快去找刘相公来一趟,还愣着干嘛?老大亲自去。”陈老爷子看着后面围着一群人,便对着陈老大说道。</p>

    “阿爹,请刘相公来坐诊,恐怕要点时间,不如直接去药铺找他吧?”陈家老二看着忙的一团糟的陈家众人便提议道。</p>

    “老二说的对,快去牵马车来。”</p>

    不一会,便从镖局那院牵来一架单匹的马车来,说是马车,也就是平常镖局拉货的板车。</p>

    说着,陈老三扶着张氏抱着孩子坐在了车厢里。前面陈家老大驾着车。陈老爷子非要跟去,便和陈老大一块坐在前排。</p>

    马车匆匆忙忙向十八里铺行去。</p>

    到了镇上,行至刘相公药铺,济民堂。每药铺里都有坐诊的郎中,这家药铺是刘启山开的,这个刘启年前几年在镇上考了个同生,可以考秀才一直没有考上,便在这镇上开了间药铺,在里面坐诊卖药维持生计。医术精湛,在十八里铺镇还是非常有名的。叫声相公也是尊称。</p>

    进了这间药铺,就看到侧厅排队等着号脉还有几人。</p>

    陈老爷子,走过去,等号完了脉,向着坐在桌子后面的五十多岁的男子说道:“陈相公,我孙儿,现在昏迷不醒,能不能先帮我看看?”</p>

    毕竟在哪个时代插队总是不好的。还是要先问问人家的意见,免得不受别人待见!</p>

    “原来是陈掌柜呀!既然有急诊,当是为你孙儿先看看的。”这句话是说个陈家老爷子和旁边的人听的,毕竟都是在一个镇子上的,也比较熟悉,找个好理由大家都能说得过去。</p>

    张氏听的这么说便抱着儿子,坐到了刘启山的对面,把手腕放在脉枕上面。</p>

    刘启山便开始号脉了,过了一会刘启山眉头便皱了起来。再反复号了几次,才对陈老爷子说:“陈掌柜,我观小公子脉象,与平常无异,像是睡着了,想是陈掌柜太紧张了吧?”</p>

    “不是刘相公,我孙儿虽说看着像是睡着了,可是怎么喊也喊不醒。”说着便喊了几声。“打他也没有反应。”这些他们在来的路上也都试过了。</p>

    “这样啊!”说着便又号起脉来。过了好一会。才又抬起头来。</p>

    “陈掌柜,这个我前所未见,找不出病因。我能力有限,我也无能为力了!”说着站起来对着陈老爷子拱手。</p>

    “刘相公,我们镇子大家都知道你的医术在我们镇上都是有名的,你都没见过,那我们改怎么办呀?要不你再看看?”</p>

    陈掌柜,我看过了,一点办法也没,不过我前些天听说了。卫所最近来了一位神医,治病救人,我有几个好友也都写信说过,看来是真的,要不你们去卫所去看看吧?说不定,那个神医有点办法。</p>

    刘启山虽然听说了那个神医,还听说是个女的,但对此一点都不相信。今天正好碰到这事,便想着让陈老爷子带着孙儿去她那里碰碰运气。自己脉都还过了是没有啥问题,但是就是醒不过来,喊也喊了,说是聋儿,但是打也打了,也没有醒来。</p>

    把他们介绍给那个神医,一来自己无能为力,给他们介绍一个医生,让他们有点希望,万一被那什么神医治好了,多少还要记得自己一点情的。二来还可以好好地看看那个神医是不是徒有虚名的。</p>

    “刘相公,那你知道这个神医,在哪里居住吗?我们好去直接拜访?”陈老爷子听的还有希望,便对着刘启山拱手询问到?</p>

    “这个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有个神医最近游历到颍州卫,这个动静挺大的,你去卫里问问应该有人知道的。”</p>

    “好的,那我们去卫里看看。”说着在袖口里拿出几块碎银子,“这些是小小敬意,您收下,多谢,刘相公指点了,我等这便去卫里看看,能不能找到神医。”</p>

    “陈掌柜的客气了,只是举手之劳,也没有帮到什么忙,这个就免了吧。你们快快去卫里吧,天也不早了。”刘启山推辞着说道。</p>

    ‘那是哪里话,今天还是多亏了刘相公,那我们就现在赶过去,刘相公就不要推辞了。”说着又把银子伸了过去。</p>

    这次刘启山才接过银子,“那就祝陈掌柜的马到成功了。”</p>

    “承您吉言,我们先过去了。”</p>

    说着几人便又乘着马车,向卫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