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陈念徐晏清免费阅读 > 第209章:日久见人心
    陈念一直在楼上坐到夜幕降下。

    直到赵奶奶来叫她吃饭。

    整个二楼都已经被陈念打扫干净,两张床都整理干净了。

    晚上就不用打地铺。

    陈念把房产证又放回原来的位置,跟着老太太下楼。

    赵奶奶说:“今晚上镇上有打烟花,咱们一块去看看?还挺热闹的。”

    “好啊。”

    这顿饭,丰盛的跟除夕夜一样。

    老太太准备了一整天的菜,基本上都是依着陈念的偏好来的。

    老太太看着他们三个,十分的开心。

    好久都没有好好的过一个年了。

    团团今天可是开心了,两个鸡腿都在他碗里,而且还有好多他喜欢吃的菜。

    陈念受心情影响,原本胃口不太好,看到他在旁边吧嗒吧嗒吃的很香的样子,生生把她的食欲给勾了起来。

    看着他,陈念心情好了许多。

    一边自己吃,一边喂他吃。

    饭后,他给陈念表演了他在幼儿园里学会的街舞,陈念被他稚嫩的舞步给逗笑。

    实在太可爱了。

    陈念帮赵奶奶收拾碗筷,跟她一块洗碗。

    一边洗一边闲聊。

    “奶奶,您说我妈是个什么样的人?”

    赵奶奶:“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是不太赞成的。因为我听说你妈妈是刚刚离婚没多久,还是被扫地出门,一个女人被扫地出门,还是净身出户。我那时候还有些朋友,都说是你妈妈出了轨。要不然,也不可能净身出户。”

    “你妈妈进门以后,我才知道,她多少是为了报答。报答海诚出钱给你治病,做手术。日久见人心,我后来就不相信那些传闻了。越是有钱的人,家里头的事儿就越复杂,外头的人根本不了解,我们只能看到他们想让我们看到的。”

    陈念一直没出声,赵奶奶看了看她,这才想起了她耳朵的事情,“不戴那东西,影响你工作吗?”

    “家教没什么问题,都是一对一,安静的环境下。还是能听清楚。”

    “你现在回了郑家,要他们给你找最好的医生再看看。”

    陈念笑了笑,“当初赵叔叔给我找的也是很好的医生,这是不可逆的,毁了就是毁了,恢复不了的。”

    赵奶奶眼里满是怜惜,“那你男朋友知道这事儿了吗?他应该不介意的吧?”

    陈念笑而不语,把最后一个盘子冲干净。

    “我想他也不是那种会介意的人,你这是后天造成,生孩子也遗传不了。”

    陈念拿过她手里的干毛巾,把盘子的水擦干,笑着说:“管他呢,嫌弃就分手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赵奶奶还想说什么,陈念已经背过身去,把盘子放进橱柜,嘴里喊着团团,准备出去玩了。

    正好,他的好朋友已经过来叫他了。

    陈念拿了新帽子给他戴上,又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说:“到了人多的地方,不要乱跑,要拉住我的手,或者哥哥的手,知道吗?”

    “知道的。奶奶都跟我说啦。”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眉眼间全是兴奋和喜悦。

    小孩子的快乐,总是最简单的。

    陈念捏了捏他肥嘟嘟的脸蛋,拿了些现金,等赵奶奶穿好衣服,四个人就一块出门。

    陈念跟赵程宇交代了两句。

    一会人多热闹,声音又杂乱,她大概率是不太能听清楚他们说什么,要他务必要紧盯着团团。

    小孩子心野,看到好玩的就不管不顾。

    只能是大人多看着点。

    这一路过去,人不少。

    过年过节,村镇上格外的热闹,尤其是今天有打烟火的活动,不少人都过去看。

    老太太来这里五年多,一直守着那一亩三分地过日子,文兰镇上的街市,她从来也没来逛过。

    文兰的夜市一直都挺热闹。

    还有酒吧酒馆。

    与她想象中半点也不同。

    活动要九点才开始,还有半个小时。

    街上店面多,还有那种固定的摊位车。

    长长一条街,拥挤的人群,有来的又往的,互相交错。

    团团跟他的小伙伴手拉着手,一会跑到这边,一会跑到那边。

    陈念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俩。

    自从耳朵出了问题,她就与这些热闹隔绝了。

    她的耳朵里,那些声音变成一团,什么也听不清。

    快九点的时候,街上的人越发的多。

    有专门的安保过来,将街上的人群分到两边,然后维持秩序。

    陈念跟赵程宇他们不小心被冲开了。

    赵程宇被拦到对面,他急着要过来,陈念冲着他摆摆手,然后拿手机给他发信息,让他看好团团和奶奶。

    ……

    徐晏清跟徐婳站在一块,徐京墨跟徐庭被分到街对面。

    徐婳抱着胳膊,兴致勃勃的等待,“听爷爷说是火龙,不知道是什么样的。”

    徐晏清对此兴致不高,他敷衍的应了一声。

    徐婳回头看了他一眼,兴致拉下来一半。

    不免再心里腹诽,怎么那么倒霉,跟个冰山站在一块。

    这时,拦在徐婳前面的安保走开。

    她心念一动,直接拉开了绳子,快速的跑到了对面。

    徐婳也记仇,在她心里,徐开畅的事儿就是徐晏清搞的。

    徐开畅是她亲大哥,也是他们家的希望,本来他们作为长子一家,就没什么优势。

    今天饭桌上,徐振生没子啊,老爷子一句都没提。

    他们几个要出来看打烟火,刚准备出门,老爷子直接叫住他们,让徐晏清跟着他们一道。

    还点了他们几句,说什么一家人兄弟姐妹,要和睦相处,互相帮助云云。

    徐婳站在徐庭身侧,低声问:“二哥,你说爷爷是不是对徐晏清越来越看重了?”

    徐庭看了她一眼,说:“你管好你自己,其他不要过问。爷爷的话,没听进去吗?”

    徐婳撇撇嘴,她跟徐庭总归是隔了一层,有些话也不好多说,便闭了嘴。

    没一会,火龙就过来了,做的确实很惊艳,打出来的烟火星子往外散,人群里响起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夹杂着打鼓声,整个街道异常的热闹。

    人群随着火龙移动。

    徐晏清退到边上,并不打算跟着,人群陆续从他跟前走过。

    人比想象中要多,大家都举着手机拍照,拍视频。

    徐庭的电话过来,他们也在对面街上,是询问他要不要跟过去。

    徐晏清接起电话,朝着他们看过去,正好看到人群里的陈念,她随着人群往前,眼睛也朝前看。 昏暗潮湿的矿道中,陆叶背着矿篓,手中提着矿镐,一步步朝前行去。

    网站内容不对,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正确内容。少年的表情有些忧伤,双目聚焦在面前的空处,似在盯着什么东西。

    外人看来,陆叶前方空无一物,但实际上在少年的视野中,却能看到一个半透明的影子。

    那像是一棵树的影子,灰蒙蒙的,叫人看不真切,枝叶繁茂,树杈从树身三分之一的位置朝左右分开,支撑起一个半圆形的树冠。

    来到这个叫九州的世界已经一年多时间,陆叶至今没搞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只知道当自己的注意力足够集中的时候,这棵影子树就有几率出现在视野中,而且别人完全不会察觉。

    真是悲催的人生。少年一声叹息。

    一年前,他突兀地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醒来,还不等他熟悉下环境,所处的势力便被一伙贼人攻占了,很多人被杀,他与另外一些年轻的男女成了那伙贼人的俘虏,然后被送进了这处矿脉,成为一名低贱的矿奴。

    事后他才从旁人的零散交谈中得知,他所处的势力是隶属浩天盟,一个叫做玄天宗的宗门。

    这个宗门的名字听起来炫酷狂霸,但实际上只是个不入流的小宗门。

    攻占玄天宗的,是万魔岭麾下的邪月谷。

    浩天盟,万魔岭,是这个世界的两大阵营组织,俱都由无数大小势力联合形成,互相倾轧拼斗,意图彻底消灭对方,据说已经持续数百年。

    在陆叶看来,这样的争斗简单来说就是守序阵营与邪恶阵营的对抗,他只是不小心被卷入了这样的对抗大潮中。

    历年来九州大陆战火纷飞,每年都有如玄天宗这样的小势力被连根拔起,但很快又有更多的势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占据各处地盘,让局势变得更加混乱。

    矿奴就矿奴吧陆叶自我安慰一声,比较起那些被杀的人,他好歹还活着。

    能活下来并非他有什么特别的本领,而是邪月谷需要一些杂役做事,如陆叶这样没有修为在身,年纪尚轻的人,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事实上,这一处矿脉中的矿奴,不单单只有玄天宗的人,还有其他一些小家族,小宗门的弟子。

    邪月谷实力不弱,这些年来攻占了不少地盘,这些地盘上原本的势力自然都被覆灭,其中一些可用的人手被邪月谷送往各处奴役。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有一个特点,还没有开窍,没有修为在身,所以很好控制。

    九州大陆有一句话,妖不开窍难化形,人不开窍难修行。

    想要修行,需得开灵窍,只有开了灵窍,才有修行的资格。

    开灵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普通人中经过系统的锻炼后能开启灵窍的,不过百一左右,若是出身修行家族或者宗门的,有长辈指点,这个比例可能会高一些。

    陆叶没能开启自身的灵窍,所以只能在这昏暗的矿道中挖矿为生。

    不过矿奴并非没有出路,若是能开窍成功,找到管事之人往上报备的话,便有机会参加一项考核,考核成功了,就可以成为邪月谷弟子。

    然而矿奴中能开窍者寥寥无几,在这昏暗的环境中整日劳作,连饭都吃不饱,如何还能开窍。

    所以基本九成九的矿奴都已经认命,每日辛苦劳作,只为一顿饱饭。

    陆叶对玄天宗没有什么归属感,毕竟刚来到这个世界,玄天宗就被灭了,宗内那些人谁是谁他都不认识。

    他也不想成为什么邪月谷的弟子,这不是个正经的势力,单听名字就给人一种邪恶感,早晚要凉。

    但总不能一辈子窝在这里当矿奴,那成何体统,好歹他也是新时代的精英人士,做人要是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所以这一年来他一直在努力开窍,原本他以为唯有自己能看到的影子树能给他提供一些奇妙的帮助,可直到现在,这影子树也依然只是一道影子,莫说什么帮助,有时候还会影响他的视力。

    陆叶严重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