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结婚后,总裁老公好上头 > 第1章 和空气结婚
    <div>

    深夜,沈家大宅,沈景珵的房间一片漆黑。</p>

    除了周围挂着的橘色柔光印出墙上贴的福字之外,其他什么都看不见。</p>

    温星玖僵僵地被绑在床上,动弹不得。</p>

    过了今晚,她就是提前和身体不好的沈景珵拜过堂的冤种。</p>

    温星玖肯定害怕,这种不好的婚姻,都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她的运气。</p>

    传闻沈家长子沈景珵命不久矣,因此沈家老爷子在整个南俞市找合适的对象,希望能和孙子互相扶持,互相照顾。</p>

    温家缺钱,这才想起了她这个宝贝女儿。</p>

    想到这,温星玖冷笑。</p>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信冲喜这种东西。</p>

    温星玖想不想结这个婚,温军德从来都不会听的。</p>

    在这重组家庭里,温军德曾经答应过会给女儿温星玖一个幸福的家庭。</p>

    可现在呢?为了讨好后妈,温军德连自己女儿都可以出卖,把自己硬生生绑了过来。</p>

    婚礼是中式的,温星玖只和空气结了个婚……</p>

    虽然温星玖知道沈家很有钱,沈景珵一死财产分割少不了自己那一份。</p>

    但即使这样,她也在挣扎着想办法将手上被绑着的绳子解开。</p>

    安静的房间内忽然有了开门的声音,透着那几盏橘黄色的柔光,她隐约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p>

    那人是……</p>

    温星玖看不清楚,心里想着怎么把手上的绳子给解开。</p>

    下一秒男人将门轻轻关上,一步步缓慢靠近温星玖。</p>

    她挪动的是双手忽然一紧,正想从被子里钻进床底,却被男人给扯住。</p>

    男人靠近温星玖,一双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p>

    那双手和她刚才看到的影子一样,冰彻寒骨。</p>

    “自己绑着过来的?”</p>

    那微弱的呼吸从温星玖耳旁发出,冰冷得仿佛要夺取她身体的温热。</p>

    温星玖感觉一阵酥麻,心微微一紧,吓得她立刻躲进被子里。</p>

    “你……莫怪……我还没活够放过我吧,改天再给你烧点好吃的好喝的。”</p>

    温星玖的额头冒着冷汗,她以前不相信所谓的结婚就是鸿运,现在她相信这是霉运,而且老公企图还要带走她。</p>

    “死人?”</p>

    温星玖猛地一颤。</p>

    对方片刻沉默,淡声:“既然害怕,为什么要来?”</p>

    家丑不可外扬,现在温星玖说了也没用,毕竟婚礼已经结束了,温军德已经拿到钱了,谁还会在意她愿不愿意。</p>

    “我……我知道你大晚上来是想看看我然后把我拉去下面陪你,你……”</p>

    男人的指尖落在温星玖的眉间,从鼻根顺势而下,直到锁骨边缘才略微顿住。</p>

    他知道温星玖在害怕,可他还是不紧不慢地消沉她的意志。</p>

    “能不能给我一些时间?”</p>

    温星玖不敢乱动,她的身子略微一颤,对方是死是活她已经没空想。</p>

    男人在黑暗中微微勾唇,“大嫂,就这样的胆子还敢听从沈老爷的话嫁过来?”</p>

    大嫂?他不是沈景珵吗?</p>

    温星玖猛地从被子里钻出来,借着柔光隐约地去打量男人。</p>

    嗯,长得挺帅的,只可惜不是自己的老公。</p>

    “你不是沈景珵?”</p>

    温星玖这种普通家庭的人以前是没有机会见到沈家这样的大家庭。</p>

    要不是前几个月沈老爷子苦费心思帮长孙相亲这件事,恐怕温星玖一辈子也不会和沈家有交集。</p>

    男人语气很淡,带着些玩味,“我哥?不是早就命不久矣了吗?估计这会儿还躺在医院治疗。”</p>

    所以说他来沈景珵房间干什么?</p>

    肯定准没好事!</p>

    此时温星玖手上的麻绳终于是解开了,她彻底地掀开被子,想要逃跑。</p>

    男人注意到了异样,一把拉着温星玖的手腕,两人顺势倒在床上。</p>

    此刻温星玖脑子一片空白,这算不算给沈景珵戴绿帽子?</p>

    男人嘴角微勾,冰凉的手背触碰温星玖那雪白滑润的肌肤。</p>

    “还挺有个性。”</p>

    “你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怪奇怪的。”</p>

    温星玖僵地被男人压着,虽然隔着一层被子,但她还是觉得很羞耻。</p>

    都是个大三的女大学生了,从未和男人这么近距离接触过。</p>

    “噢?这是不喜欢?”男人继续试探着温星玖的意志,浅笑般地口吻道:“南俞市这么多男人,怎么偏偏选中沈家?况且还是我哥那种身体不好的男人?”</p>

    男人认为这种贪财如命的女人不要也罢。</p>

    “……”温星玖无话可说,她自己也觉得可笑,二十岁的人了,还被家庭控制着,她无话可说。</p>

    现在的温星玖想着,能逃则逃,她也不想顾及这么多。</p>

    见温星玖没回答,男人靠近温星玖耳旁,温热道:“不说我就亲你了。”</p>

    啪——</p>

    一记重重的耳光落在男人那双棱角分明的脸庞,男人冷峻中带着一丝诧异,不过很快就消失了。</p>

    男人侧着脸,淡声道:“看来你不仅有个性,还喜欢家暴。”</p>

    温星玖一脸问号,这个表弟是有问题吧?</p>

    “我不管你和你那个躺在病床的哥哥有什么隔阂恩怨,但既然你知道我是你表哥的人,请你自重。”温星玖尽量抑制住自己紧张害怕的心,尽量镇定的表明自己的态度。</p>

    男人淡声问:“这么说你是认定这门亲事了?”</p>

    “不认!”</p>

    “……”</p>

    温星玖态度很坚决,要不是被温军德给绑过来,爱谁谁结。</p>

    “你可以从我身上走开没?”温星玖力气不大,将男人给推开。</p>

    “放我走,钱我会慢慢还给你们沈家。”温星玖从床上坐起来,将头上厚重的首饰都给摘了下来,“这些我都可以不要。”</p>

    “你不喜欢?”男人看着温星玖将手上戴的也全部取了下来。</p>

    没道理,这些珠宝价值连城,按理说以前沈家送去给女方的礼,温家都收了。</p>

    “这和喜欢没关系,我不想欠别人的。”温星玖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这一刻仿佛被束缚的手有了解脱,觉得无比轻松。</p>

    男人那双深邃的双眸似乎看不清眼前女人究竟想干什么,他只是觉得温星玖婚前婚后态度反差这么大,一定有蹊跷。</p>

    温星玖垂眸,“怎么样?放我走,你们沈家是好人家,我不配。”</p>

    温星玖这样的家庭,说出去只会让人感到羞耻,都不知道温军德是怎么想的,为了妹妹的学费,弟弟将来能娶媳妇买套房,就可以牺牲她的幸福作为代价。</p>

    男人唇角微勾,这应该是温星玖的戏码,接着演,“你这是在发好人卡?我哥听了可得伤心死了。”</p>

    关温星玖什么事?</p>

    沈景珵在她嫁进来之前就是有病在身的人,现在温星玖的到来不过是讨个好意头罢了。</p>

    “放了你也行,现在门口外面有人守着,有本事你从窗户跳下去,从后花园逃跑。”男人给温星玖指了另一条明路,“或者,要么从了我。”</p>

    “大哥, 这里是二楼,不是一楼平层。”温星玖走到阳台边上,往下望去,夜晚四周没有任何的灯,从她的角度看下去,仿佛是一个深潭无底洞。</p>

    男人挑眉,一副那没有办法的样子,“那你只好守着咯,等着沈景珵死了我娶你好不好?”</p></div>

    </p></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