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结婚后,总裁老公好上头 > 第4章 你才有病
    <div>

    “……”温星玖严重怀疑这个表弟心理有问题。</p>

    酒吧里的人差不多都走完了,越到天亮人就越少,温星玖洗着盘子和一旁的员工聊天。</p>

    员工李兰已经在这里干了好几年,对于温星玖这个新来没多久的新员工来说,她也有些了解。</p>

    “星玖,你不是每年都有奖学金吗?而且听说学费都是免了的。”李兰觉得温星玖应该不是缺钱的那个。</p>

    但恰恰相反,温星玖非常缺钱,“你听说谁的?”</p>

    “苏怡呀,你好朋友。”李兰直言不讳,“她说你在学校成绩很好,学费都免了,而且每年奖学金各种奖金都不少。”</p>

    确实对于她这种普通家庭来说不少了,但是通通都被温军德给劫走了,每次都毫无理由,一不给就闹得要死。</p>

    “嗯,来体验生活。”温星玖也不想把家里的事情说出来,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那样的家庭。</p>

    盘子杯子洗完,就拿到了三百块钱,也还可以。</p>

    温星玖将另一张银行卡里之前藏的奖金和今天拿到的工资一并想要发给沈家,但她忽然想起自己没有沈家人的微信。</p>

    一个联系方式都没有,她怎么还?</p>

    总不能直接找那个表弟吧?</p>

    温星玖想了想,还是摇头算了,那个表弟很奇怪,应该不是什么好人。</p>

    温家,一大早温挽夏醒来后就去问张雪媛,“妈,昨天你怎么下去这么久才上来?”</p>

    张雪媛把早餐准备好,帮温挽夏把粥给盛好,“昨天妈妈劝姐姐不要冲动逃婚,这样不好。”</p>

    一想到昨天车内的男人,张雪媛问刚起床的温军德,“军德,你见过沈家的表弟吗?”</p>

    “表弟?没见过,好像沈家的人我只见过老爷子。”</p>

    “这就奇怪了,星玖怎么认识这样的男人?”张雪媛眉头微微一皱,怪这孩子什么事情都不和她说。</p>

    “什么男人?帅吗?”温挽夏的眼神忽然明亮。</p>

    张雪媛回想了一下,“嗯,挺帅的,在南俞市我第一次见到这样容貌极佳的男人。”</p>

    温挽夏撒娇道:“那妈妈下次能不能让姐姐带我认识一下?”</p>

    张雪媛露出笑容,“好,你先把病治好了,以后我让姐姐带你认识。”</p>

    张雪媛想着,反正温星玖已经嫁给了沈家快病死的长孙,昨天那男的一看就是个健壮的男孩,刚好和妹妹挺配的。</p>

    “今晚我要回学校了,周末再回来。”温挽夏拿着几片面包提起手提包准备走人。</p>

    “等一下。”温军德从客厅的茶几上将两瓶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药递给温挽夏,“别忘了带药,这周的量不能少吃,知道没?”</p>

    温挽夏笑了笑,“知道了,还是爸对我好!”</p>

    温挽夏将两瓶药塞进手提包里,开门下了楼,找了个最近的垃圾桶,把药瓶里的药全部都给倒完才回的学校。</p>

    温星玖回学校后就帮着班里的同学招待新生,今天开学有很多大一新生需要帮忙。</p>

    苏怡拿了一杯奶茶给温星玖,坐在摊位上叹气,“不是我说你,干嘛要在那样的家庭里受气?”</p>

    温星玖也觉得无奈,不过现在她算是看开了,她说:“和他们解释不通,现在不想回那个家了。”</p>

    “你就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妈妈吗?”苏怡和温星玖认识这么多年,她最了解温星玖的状况了。</p>

    只是一直以来温星玖并没有在苏怡面前提过她妈妈。</p>

    时间久了,温星玖渐渐快要忘记妈妈长什么样子,要不是还有一张仅存的照片,是俩母女的合照,可最后还是被温挽夏给撕烂了。</p>

    “哟,姐姐也在这里啊?”温挽夏中午刚回到学校就见温星玖坐在班级摊位迎接新生。</p>

    “你来干什么?”苏怡立刻从座位上起身,对温挽夏没什么好的态度。</p>

    “当然是来上学啊,不然呢?来看望姐姐?”温挽夏的声音比较柔,说出来的话却让苏怡听得很不自在。</p>

    温挽夏今年才大二,她并不是温军德的亲女儿,只是后来张雪媛嫁过来生了一个弟弟后,温挽夏才跟着温军德一个姓氏。</p>

    “算了,不要搭理这种有病的人。”温星玖已经不想理这种奇葩妹妹了,温挽夏以前的种种行为都让她觉得无语,现在的她只想着怎么好好赚钱把债还清。</p>

    “你才有病,别以为你结了个婚就很了不起。”</p>

    温挽夏想着将温星玖手里没开过的奶茶抢过来,被温星玖手疾眼快拦截住了。</p>

    温星玖抓着温挽夏的手,眼底一片清冷,“不要烦我,这里没有爸爸给你撑腰,不要做这么过分的事情。”</p>

    这时候江怀泽学长走了过来,见状温挽夏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上。</p>

    江怀泽赶紧上前扶起温挽夏,没弄清楚原因就对着温星玖大喊:“你这是在干什么?不知道挽夏有应激症吗?!”</p>

    苏怡在一旁一整个人都呆住了,学长他有脑子不?</p>

    “那就管好你的小师妹,让她别来烦我,我最近心情很不好。”温星玖冷声回答,也不想多说一句去争些什么。</p>

    不是没试着解释,江怀泽也住在老城区那边,三个人从小玩到大。</p>

    但是从小温挽夏就变着法欺负温星玖,最后把所有的罪都推给温星玖。</p>

    她试过去把误会说清,甚至还拿人品做担保,可事实证明,温挽夏才是那个大家相信的对象。</p>

    这一幕被不远处的一位老爷爷看到了,他挥了挥手让身边照料他的阿姨过来。</p>

    艳姨上前,微微侧着耳,“老爷,有什么吩咐?”</p>

    “帮我叫那个小姑娘过来一下吧。”老爷子指了指不远处的温星玖。</p>

    兰姨没有犹豫,立刻去把温星玖叫了过来。</p>

    “这位同学,能不能过去一下?我家老爷子找你有事。”艳姨语气柔和,即使是长辈举止行为间都是礼貌。</p>

    江怀泽见有人来了,这才止住责备温星玖,他转身问艳姨,“这位阿姨,您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p>

    艳姨摇了摇头,指定只要温星玖。</p>

    “算了吧,怀泽学长我刚刚摔到了膝盖,你能不能帮我拿一下包包?”温挽夏委屈地指了指她那根本连泛红皮肤都没有的膝盖。</p></div>

    </p></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