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侍太强!我躺赢降神世界 > 第1章 发小姐姐是我的导师?
    <div>

    七月流火,秋日的风已经提前凌厉了起来。</p>

    华夏,白露省,姜城市。</p>

    姜城大学。</p>

    教职工宿舍(女)。</p>

    “特么的护士姐姐我……我浏览记录还没清……嗯?我这是在哪儿?”</p>

    ?′??????</p>

    忍受着剧烈的头痛,白歌挣扎着从床上支起,茫然地环顾四周。</p>

    陌生的房间,素净的床单与薄毯,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香气,床头柜上摆着一个相框,照片里的女人笑容灿若星辰,床对面的书桌上摆着一面化妆镜,镜子前有几个瓶瓶罐罐。</p>

    这是个女人的房间!</p>

    可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p>

    我不是被车创飞了吗?</p>

    最后的记忆……肇事车辆,是辆特撕拉,当场逃逸了,估计踹到了120迈,一瞬间就看不到车屁股了。</p>

    而且这个地方很偏僻,一时半会儿没有好心人会发现我,发现了也不一定敢动……</p>

    柏油马路太烫,我还咕踊到了树荫底下才晕倒……</p>

    晕倒前似乎……看到了一道光?</p>

    嘶!</p>

    除了脑壳疼之外,貌似没什么其他的赶脚。</p>

    白歌将自己浑身上下摸了个遍,完好无损,各个零件运行正常,没有骨折,自动挡手动挡挊都没问题。</p>

    就是脑袋后面有个包,但车祸总不能只是脑壳有包吧?</p>

    嗯,柯南道尔写了,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p>

    所以说,我穿越了?!</p>

    开局直接穿进妹子的被窝?</p>

    落点这么美妙可还刑呵呵呵呵……这日子真是越来越有判头了。</p>

    而且从这个方向看,正好能在化妆镜里看到自己的脸,清新俊逸,是个小鲜肉。</p>

    但,不熟!</p>

    得!还特么是魂穿。</p>

    大脑里一片空白,关于原主的一切怎么都想不起来,也不知道这个老倒霉蛋到底是怎么归位的。</p>

    难搞啊。</p>

    突然,白歌一个激灵,翻身起来坐在床边,谨慎地望着房间门。</p>

    因为他听到了脚步声,就在这扇门外停住。</p>

    应该是屋主回来了。</p>

    有点儿紧张,又有点儿鸡动是怎么回事?</p>

    吱呀~一声。</p>

    门开了。</p>

    露出一张素面朝天,但足以秒杀当红小花的明艳脸庞。</p>

    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人,她穿着一身得体的黑色修身制服,脚上却是一双平底鞋。</p>

    白歌立刻从床上站了起来,还快速地用手抹了一把床单上的褶皱。</p>

    “那个……我……”他还没想好怎么狡,不对,解释。</p>

    可还没等白歌说完,女人先开了口:“哟,醒了?”</p>

    她挑了挑眉,神色如常,看上去并没有任何闺房被入侵的羞恼感。</p>

    甚至还有点儿……小兴奋?</p>

    “坐吧,我们接着聊。”</p>

    “啊……啊?”白歌一怔,事情的发展似乎有些出乎意料。</p>

    目睹着女人走进房间,随手关上了房门,搬过书桌前的凳子坐了上去,优雅地双腿交叠,用一只手托着下巴。</p>

    H丝党狂喜。</p>

    白歌如是想到。</p>

    “白歌同学,你应该清楚自己的身份吧。”女人嫣红的嘴唇轻张,“你父亲确实把你托付给了我,但你要明白不是脱负,更不是脱付。”</p>

    说罢,她还有意无意地上下扫了白歌一眼,看得他心底发毛。</p>

    同学?</p>

    白歌准确地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p>

    她是老师,我是学生?</p>

    所以到底是哪个tuofu?</p>

    他真的很好奇。</p>

    但他没法接话,只能是尬笑着挠挠头。</p>

    “哈……哈……”</p>

    “算了算了,再怎么说我也是看着你从小花生长成大丝瓜的,哪里舍得让你憋出病来。”女人见白歌装傻充愣,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你想要的,老师也不是不能给你……但,时间和地点不对。”</p>

    “给老白家传宗接代这种事,到时候回咱家里盖着棉被慢慢谈,OK?”</p>

    听到这句话,白歌的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无数记忆在这一刻瞬间涌入脑海……</p>

    喝了点酒,硬闯教职工宿舍,向发小姐姐兼自己的班导告白并深情献唱一首《你要结婚了》……</p>

    尽管他并非原主,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用脚趾在地板上抠出三室一厅。</p>

    登堂入师,超勇的啊!</p>

    ……</p>

    假如换一个学生,在自己面前说出“老师您看您也单身,我也单身,不如咱们凑合一下”。</p>

    还有“徽姐咱们认识快二十年了,也算青梅竹马,都说女大三抱金砖,大四那就抱三分之四块金砖”这样的混账话,那鱼灵徽绝对会把他按在地下,没收作案工具。</p>

    但偏偏是白歌。</p>

    ……WOC我这个干姐姐马上就要定中变动宾了吗!</p>

    这小傻子善导多年,终于开窍了?</p>

    不过今天的白歌,好像和以前有点儿不太一样……</p>

    具体是什么地方不一样了,鱼灵徽倒也说不上来,她只是隐隐约约有这种感觉。</p>

    难不成被敲傻了?</p>

    “对不起老师,我错了,我不是人,我这就走。”只见满脸臊红的白歌“腾”地窜了起来。</p>

    先扇了自己两个巴掌,接着对着自己九十度鞠躬然后转身就要往外面走。</p>

    一套操作把鱼灵徽成功搞晕。</p>

    “欸欸欸,你要去哪儿?”</p>

    白歌一只手已经握住了门把手,扭过头来,尴尬里带着些许狐疑。</p>

    他不明白鱼灵徽的意思。</p>

    “你睡了一天一夜了,今天是【禁闭日】,你不能出门的。”鱼灵徽宠溺一笑,走到白歌身旁,把他的手从门把手上拿了下来,“这几天你就暂时住在我这里吧,等【禁闭日】过去再回寝室。”</p>

    【禁闭日】是什么?</p>

    为什么不能出门?</p>

    你又为什么能出门?</p>

    这三个问题白歌都没想,他只听到了鱼灵徽的那句“这几天你就住我这里吧”。</p>

    WTF?</p>

    禁足年轻懵懂少年……</p>

    这我可就不困了啊老师。</p>

    看着白歌那赤裸裸的眼神,鱼灵徽迅速板起脸,用指头狠狠戳了一下他的额头:“给你道缝你还真往里钻啊,我要在校园里巡视!便宜不了你小子的。”</p>

    “所以,自!己!住!听清楚了吗?”她强调着。</p>

    言讫,鱼灵徽强势地拽着白歌回到床上,把他按倒,然后盖好了薄毯,替他掖了掖毯角。</p>

    那股朦朦胧胧的香气再次包裹住了他。</p>

    “你好好休息,我走了。”</p>

    根本没给白歌说话的机会,她转身潇洒离去,只留下一个让人遐想无限的背影。</p>

    白歌目送着她出门,关门。</p>

    “咔擦”一声。</p>

    门从外面被锁上了。</p>

    一瞬之间,白歌脸都绿了。</p>

    搞什么飞机啊?</p>

    白歌掀开薄毯,正打算下地,却忽然又是感觉一阵眩晕。</p>

    【嘀——】</p>

    【检测到宿主符合条件,神级眷属系统已激活】</p>

    【检测到眷属适配者】</p>

    【是否绑定】</p>

    ……</p></div>

    </p></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