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张林墨边吃早餐,边对她解释,“我今天为什么揍他?是因为我拿你当朋友。”

    徐瑾夏迎着他视线,漂亮的脸蛋上没什么情绪。

    他又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跟他的绯闻一定会给你造成困扰,会影响你演戏的状态,对你的人设也不好,你暂时还没适应娱乐圈的规则。”

    徐瑾夏没有说话,她也没有感谢他。

    毕竟事情闹这么大,动手伤了人,自己也受伤了,还影响了整部剧的拍摄进度。

    大厅外。

    限量版兰博基尼停稳,黑衣保镖拉开车门,京廷下了车,他身材挺拔,五官冷硬英俊,自带一股低冷的气场。

    导演助理刚好朝大厅外走来,无意间远远地见到了这个神一样存在的男人,以及那辆有钱也买不到的车。

    她吓得胸口一提,赶紧转身去通知导演!

    没一会儿,就在京廷往里迈开步伐的时候,导演提着一颗心冲了出来

    “京总,您怎么来了?”他内心无比忐忑,迈着碎步来到他身边,跟着他的步伐又往里迈开步伐。

    导演脑海里有点乱,连大气都不敢喘,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京廷没有回答,也没有停下脚步,他的气场就足够给人一股压迫感了。

    导演跟在他身边,叹了口气,然后有点抱怨地说,“京总,说实话,我觉得徐瑾夏就不应该进组,今天墨少跟韩铭泽打架,据说就是因为这个女人。”

    京廷边走边转眸看他一眼,深邃的眸底划过一丝冷锐,“徐瑾夏是我朋友,你说换她还是换你?”

    “”导演被吓到了,跟在京总身边,顿时感觉血液都有些凝固。

    过了一会儿,京廷说,“让安琪儿跟徐瑾夏换个角色,将整本剧重拍,所有损失算我的。”

    导演如果不是亲耳听见,绝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是是是,我马上安排。”他连个标点符号都不敢反驳,要把安琪儿换掉?为什么?今天打架这事,跟安琪儿有什么关系呢?

    安琪儿真是无辜躺枪。

    京廷大步朝张林墨的休息室走去,跟随他的保镖都在车旁等候着。

    休息室大门是敞开的,导演感觉自己后背在冒冷汗。

    此时,医生已经将林墨的双手受伤位置消好毒,并且贴上了大号创可贴。

    京廷进门的时候,看见徐瑾夏坐在沙发里喂张林墨吃包子。

    而张林墨像个孩子一般,他很享受,仿佛忘记了疼痛,也觉得理所当然。

    随着脚步声传来,休息室里所有人抬眸,看见京廷进来了。

    “京总。”已经完事的医生恭敬行礼,收拾着药箱赶紧离开,这个男人气场太冷,处久了身体扛不住。

    向恒轻声打招呼,“京总。”

    京廷没有理会任何人,从进门起就将目光锁定张林墨,看着他这鼻青脸肿,明显挂彩的样子,心里有点恼火。

    他觉得打架是低段位行为。

    徐瑾夏正好喂他吃完了一杯豆浆和一个包子,她拿着另外一个包子站起了身。

    此时张林墨的胃部也好了些,胃里有了食物垫底。

    “京总。”徐瑾夏也跟京廷打了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