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帝道皇尊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抵达山海县
    雨化田看着来人,阴柔的眸子微微一眯,射出一抹危险的光芒。</p>

    “巡城御史!呵呵,阻拦五皇子车队,意图袭击五皇子,该当何罪?”</p>

    中年官员方正的脸庞上露出怪异的神色,说道:“刚才城门官并没有袭击五皇子。”</p>

    “是吗?那他为何要阻拦车队?难道他真的为了一个花瓶!</p>

    什么样的花瓶如此贵重?居然值得他拦截五皇子的车队。”雨化田不徐不慢的说道。</p>

    巡城御史虽然只是七品,但绝对不是可以随意打杀。</p>

    雨化田正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才耐着性子在这跟他对峙。</p>

    郑铭撩起车帘,走出车厢,冷冷的看着巡城御史。</p>

    “父皇让本王今日离京就封,你是想拦住本王吗?”</p>

    巡城御史见郑铭露面,立即躬身拜道:“下官拜见郡王爷。”</p>

    郑铭没有理会他,抬头朝着周围看去,目光锐利的扫过周围众多围观的民众。</p>

    可惜他并没有看到任何熟悉的面容,不过也对,这种事正主应该不会露面。</p>

    “本王奉旨就封,谁敢阻拦就是抗旨不尊,格杀勿论。”</p>

    郑铭看向巡城御史沉声说道:“巡城御史也可杀,罗京出发。”</p>

    撂下一句话,他再次进入了马车。</p>

    车队重新出发,缓缓驶出城门,再也无一人敢阻挡。</p>

    巡城御史看着越来越远的马车,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中后悔不已。</p>

    巡视北城御史,负责巡查京都北城的治安管理、审理诉讼、缉捕盗贼等事。</p>

    城门官被杀,他肯定有责任出面,但是他忽略了这里面涉及到皇子。</p>

    哪怕是一个被贬罚的皇子,那也是皇家人,不是简单的事情。</p>

    此时他已经醒悟过来了,自己这是被人利用了,而且还是自己主动凑上来的。</p>

    “该死!”</p>

    他心中暗骂一句。</p>

    郑铭可不知道这位御史在想什么,他也不在意。</p>

    这般离开京都虽然看起来狼狈不堪,但是对他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p>

    局势不清,实力不济,留在京都就是一件祸事。</p>

    还不如远离是非之地。</p>

    坐在马车中,等雨化田重新回到马车旁,郑铭撩起马车窗帘问道:“不是有十个厂卫吗?怎么只有六个?”</p>

    “殿下,奴婢将他们留在皇宫中了。”雨化田低着头,恭敬的说道。</p>

    那副毕恭毕敬的模样,丝毫没有刚才的霸道和阴柔。</p>

    郑铭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p>

    雨化田不愧是西厂厂花,做事果然心思缜密。</p>

    离开京都后,车队再也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当然也没有受到任何欢迎。</p>

    大璃皇朝有一京九省,在地方上,又设府县两级。</p>

    山海县在大璃皇朝东北角,途径京东省和北山省,十三个府城,路程接近千里。</p>

    郑铭途径十三个府城居然没有见到任何一个知府以上的官员,可见他这个皇子是多么不受待见。</p>

    时间一晃十几天就过去了。</p>

    当郑铭感受到北方的寒风时,他们终于来到了山海县的城下。</p>

    十几天的跋涉,郑铭都快走疯了。</p>

    路途多是陡峭小径,沿途翻山越岭,风吹日晒,困难重重,要不是这具身体拥有一点修为,郑铭都有种走不下来的感觉。</p>

    看着近在眼前的山海县城,郑铭嘴角微微抽动起来。</p>

    因为这山海县城实在太破了。</p>

    不过五米高的城墙明显就是年久失修,城门都有一扇脱落了,</p>

    从城门处往东看去,还能看到一大块缺口,也不知道倒塌多久了。</p>

    还没进入其中,郑铭就已经感受到了穷苦的味道。</p>

    虽说他这个山海王不负责管理山海县的政务,但是他的主要收入来源却来自山海县的税收。</p>

    按照大璃皇朝的规定,山海县的税收属于他的俸禄,除了税收之外,他还拥有山海县三万亩良田。</p>

    当然作为皇家子弟,他还可以从皇家领取一份丰厚的俸禄,可别忘了他被罚俸三年。</p>

    所以接下来三年,他都要靠山海县的税收生活。</p>

    就这样一个县城,他感觉梦想中富裕的生活正在离他远去。</p>

    “几位大人,请问你们是?”</p>

    这时,城门前几个兵士走上前来,小心翼翼的问道。</p>

    他们身穿灰色麻布军服,上面还打着补丁,面黄肌瘦的,跟一群乞丐一样。</p>

    都说城门官是一个富裕的职位,可这山海城的城门官都跟乞丐一样,可见这山海城有多穷。</p>

    “山海王驾临,还不快快让开!”罗京骑在马上,肃然说道。</p>

    几个兵士脸色一变,连忙退到两旁,跪拜道:“拜见王爷。”</p>

    郑铭看了看他们,摆了摆手说道:“起来吧。”</p>

    “你们可知道本王的王府在哪?”他问道。</p>

    几名兵士相互对视一眼,却低头不敢说话。</p>

    罗京凑到郑铭的耳边小声说道:“殿下,估计您的王府还没有建。”</p>

    郑铭微微一愣。</p>

    从前身记忆中,山海王属于两字王,也就是郡王级别,虽然地位不如亲王,但也是王爷,该有的王府还是应该有的。</p>

    但是仔细一想,郑铭就明白了。</p>

    他这个山海王是突然被封的,别说山海县,就算朝堂上都没有人预料到,自然也不会提前修建王府了。</p>

    所以他现在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p>

    郑铭无语望天。</p>

    “走吧,先进城再说。”</p>

    车队缓缓进入山海县城中。</p>

    坑坑洼洼的街道,破烂凋零的商铺,面黄肌瘦的行人,无不彰显着山海县的穷苦。</p>

    很快,他们来到了一座还算整洁的府门前。</p>

    山海县衙!</p>

    接着几个人从衙门中急匆匆跑了出来,领头的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穿着一身灰白色的官服。</p>

    “下官山海县县令陆寿拜见王爷。”</p>

    “拜见王爷。”</p>

    显然,这些人就是山海县的官员了。</p>

    郑铭走出马车,扫了他们一眼,不由得微微叹息一声。</p>

    这当官的也不富裕啊!</p>

    本来他还想在这些当官的身上取点不义之财,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p>

    就冲陆寿身上打着补丁的官服,郑铭都不好意思折腾这个老头。</p>

    “都起来了。”</p>

    郑铭说着,便走进了县衙之中。</p>

    总体来说县衙要比外面还一些,但也有限,没有什么华丽的东西。</p>

    “你们都去忙吧,陆县令陪我看看就行。”郑铭将众人驱散,只带着陆寿和雨化田进入县衙后堂中。</p>

    陆寿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苍老的脸庞上充满了惊慌之色。</p>

    从收到朝堂政令开始,他就处于心惊胆战的状态。</p>

    山海县的情况他最清楚,平时别说王爷了,就连官员都很少来。</p>

    而他能当上县令不是他能力多出众,而是因为没有人愿意来这山海县当县令,于是他就在这山海县当了三十年的县令。</p>

    如此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谁会想到有一天会成为王爷的封地。</p>

    郑铭在堂中寻了一把椅子坐下,看了看陆寿,说道:“老人家坐下吧。别站着。”</p>

    尊老爱幼是美德,郑铭也不能看着老头干巴巴的站着。</p>

    陆寿拜谢一声后,小心翼翼的坐在郑铭对面。</p>